美俄《中导条约》终成过去时
《苏联和美国消除两国中程和中短程导弹条约》(简称《中导条约》)于8月2日正式失效,美俄双方相互指认对方应为条约失效承担责任。“后《中导条约》时代”的降临,给全球安全与稳定带来消极后果,恐令多地区乃至全球陷入更具破坏力的军备竞赛。国际社会对此高度关切,呼吁相关各方探索国际军控新途径,继续维护全球战略平衡与稳定。

    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矗立着一尊名为“善战胜恶”的雕塑,这尊雕塑是前苏联1990年为纪念《中导条约》签署和联合国成立45周年特地赠送给联合国的,由销毁的前苏联和美国导弹零件铸成,刻画了代表正义的英雄杀死恶龙的场景。

    遗憾的是,在这尊雕塑被送到联合国将近30年后,《中导条约》正式失效。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2日说,退出《中导条约》是美国无视自身国际承诺,奉行单边主义的又一消极举动,其真实目的是自我松绑,谋求单方面军事和战略优势。如果美国退出条约后恢复中导研发和部署,将严重影响全球战略平衡与稳定,加剧紧张和不信任,冲击现有国际核裁军和多边军控进程,威胁有关地区和平与安全。 【详细】

全球军控处于危险边缘

    在美国8月2日正式退出《中导条约》的当天,美国国防部宣布将全面研发此前受《中导条约》限制的陆基常规中程导弹。

    同一天,俄罗斯副外长里亚布科夫说,如果美国把《中导条约》所禁止的导弹部署到更为靠近俄罗斯的地方,俄不排除采取类似措施,以拉平双方导弹飞抵对方国家所需的时间。

    今年3月美国就曾宣布,将于18个月内研发和部署两款新型陆基中导。美国国内还有人煽动美国与欧洲、亚太盟友商讨在其领土部署陆基中导问题。最近美国一项研究报告披露,美正在研发陆基高超音速武器。显而易见,美国退约,就是要摆脱条约束缚,放开手脚,追求自身绝对军事优势。

    《中导条约》的废止,无疑将对全球战略稳定和国际核栽军进程造成重大冲击,对现有国际规则体系和安全秩序产生严重消极影响。在核武器威胁至今仍未消除、新的安全问题不断涌现之际,美国退约举动势将再次凸显核导武器威胁,重新揭开冷战结束后尚未治愈的地缘政治伤疤,进一步加剧各国间的信任赤字,并给世界各国安全增添新的隐忧。 【详细】

    美媒:《中导条约》崩溃后 北约将奋力应对

    《中导条约》成为过去时 多方呼吁探索军控新途径

    俄副外长:美退出《中导条约》严重打击军控体系

    中国裁军大使就美国退出《中导条约》阐述中方立场

    外交部:若美在亚太部署陆基中程导弹 中方将被迫反制

美欲在亚洲部署中程导弹

    刚退出《中导条约》,美国防部长埃斯珀3日就表示,希望在亚洲部署陆基中程导弹。此举被媒体和专家广泛解读为主要针对中国,并会对俄罗斯和朝鲜产生影响,将在亚洲引起新一轮军备竞赛。

    《纽约时报》3日称,美国防长在亚洲部署导弹的计划可能激怒中国和朝鲜,同时让华盛顿的盟友更加惊慌,后者认为美国正一步步地开启新一轮军备竞赛。韩国《国民日报》4日称,虽然美国没有明确将在哪个国家部署新型中程导弹,但韩国、日本,甚至中国的台湾地区都是可能的地点。《日本时报》称,澳大利亚等美国盟国、美国海外属地关岛等都可能成为部署地点。埃斯珀9日将到访韩国。有分析认为,届时美方可能正式向韩方提出部署要求。

    另据韩国《中央日报》4日报道,有美国前高级军控官员认为,美国下一步很有可能向韩国和日本运输中程弹道导弹。一旦韩国成为美国的导弹部署地点,有可能引发比2017年“萨德”事件更严重的韩中对立,因为射程数千公里的中程导弹,其威胁要远大于“萨德”反导系统。

    英国《金融时报》援引美国军控协会专家的话分析称,尽管美国防长热衷在亚洲部署中程导弹,但严峻的现实是:没有国家需要这类武器,部署未经美国国会授权,也没有盟友准备好接受。 【详细】

    美要在亚洲部署陆基中导 日本态度令人捉摸不透

    美拟在澳部署中程弹道导弹,遭澳大利亚总理拒绝

    杜特尔特:永不允许在菲境内部署美国中导或核武器

    澳大利亚之后,韩国拒绝美国在其境内部署中程导弹

    美在亚洲部署中程导弹 中方:不容许任何国家在“家门口”滋事

美国怎么造新型中程导弹?

    美俄《中导条约》限制的是最大射程在550公里到5500公里的陆基导弹及其发射保障装置。虽然习惯上说是中程导弹,但实际上,无论是按照美俄标准还是中国标准,《中导条约》涉及的导弹都已涵盖了远程导弹的射程了。

  不过,限于使用的经济性,美国没有研制和大规模部署射程在3000公里以上常规导弹的迫切需求。从以往美国“战斧”巡航导弹实战运用来看,通常一次会使用100枚以上。如果是远程导弹,那么经济代价比较高。多数情况下不如利用飞机、潜艇或水面舰艇相对靠近目标后,再用射程稍近的导弹实施打击。从现实角度来看,美国最快速的解决方案是让“战斧”巡航导弹的最新版本“上岸”。这只需在水面发射型号上,为其配备一种机动式地面储存、起竖、发射车即可。

    从远期看,美国不会再重新生产类似“潘兴II”那种弹道导弹,而会直接研制高超音速导弹。一个现实的选择是研制助推滑翔型高超音速导弹。美国陆海空三军正合力基于陆军的“先进高超音速武器”(AHW)项目成果,联合推动“通用滑翔飞行器”,未来美国陆军很有可能装备基于这种通用滑翔飞行器的陆基中程导弹。【详细】

    美国11月就能试射新造弹道导弹?专家指出其中玄机

    美国将研发《中导条约》禁止的导弹 或引发新军备竞赛

    美国陆基中导部署在哪?这一地点让俄面临极大危险

    如何应对美在亚太部署中导?解放军中将给出四招

    美国将在澳部署陆基中程导弹?专家:打不到中国

俄或将被迫研发中程导弹

    当地时间8月5日俄罗斯联邦国家安全委员会在莫斯科召开紧急会议。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会议上指示俄罗斯国防部,外交部和对外情报局要密切关注美国研发,制造和生产中程导弹的行动。普京强调如果确认美国完成研发并开始生产中程导弹,那俄罗斯将被迫开始全面研发类似的导弹。普京表示研发新型导弹需要一定的时间,不过目前俄罗斯仍有先进的武器可以应对美国退出《中导条约》带来的军事压力,比如空中发射的X101巡航导弹和“匕首”高超音速导弹,海基发射的“口径”巡航导弹和“锆石”高超音速巡航导弹等。

    《华盛顿邮报》称,尽管是美国主动退出《中导条约》,但此举让俄罗斯解除了枷锁,“俄军在远程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领域有丰富的积累”。美国《国家利益》网站也认为,此前《中导条约》对俄罗斯的限制多于对美国的限制。因为传统上美军主要依赖空中和海上发射巡航导弹远距离实行打击,美国在全球部署舰船和战机比陆基导弹更容易,有更多隐形战机突防。五角大楼的这些优势都没有受到限制。相比之下,俄罗斯是陆上强权,更倚重陆基导弹打击远程目标,如“飞毛腿”“伊斯坎德尔”等弹道导弹。【详细】

    普京:美国退出《中导条约》意味着重启军备竞赛

    俄外交部:美围绕《中导条约》制造危机系希望摆脱限制

    俄将采取措施抵御美国退出《中导条约》带来的威胁

    俄专家:美在亚洲部署导弹会催生对俄制导弹需求

    美若研制中导俄如何回击?可造陆基高超音速导弹